中央详细布局"外防输入"防控策略 多部门连夜出手


虽然身边有华人朋友回国了,但是Wendy还是选择在纽约自我隔离。

纽约刚开始有疫情的时候,Wendy很担心,因为她每天上下班都要挤地铁。“我曾经告诉过我的同事和领导,现在纽约的疫情发展就和早期的武汉一样。”但是Wendy的同事都不以为然,他们都觉得这也就是个强流感,慢慢地都会好起来的。“他们很自信,觉得纽约的医疗系统比武汉好,但现在的情况就是要比武汉严重得多。”

纽约市的首例确诊病例发生在3月2日。不到一个月,这个数字已上升到接近4万例。

然而,回国路的一波三折远没有结束。

Ella所在的学校位于纽约曼哈顿岛,人口稠密,世界著名企业林立。

其中,3月25日乘坐CA856(伦敦-北京)航班分流到呼和浩特白塔国际机场的新冠肺炎疑似病例,按照对入境人员新冠肺炎防控的相关要求进行了排查,3月27日经自治区、呼和浩特市两级专家会诊,诊断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;3月26日乘坐航班CA934(巴黎-北京)分流到呼和浩特白塔国际机场的新冠肺炎疑似病例,按照对入境人员新冠肺炎防控的相关要求进行了排查,经自治区、呼和浩特市两级专家会诊,诊断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

此外,“钻石公主”号邮轮确诊的乘客及乘务人员确诊712例,日本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2314人。

当问及为何不愿回国时,Wendy说在这件事上考虑了很久。首先,她有朋友在回国的航班上,出现了11个确诊患者。作为密切接触者,这位朋友也不得不接受隔离。其次,她觉得在飞机上戴十多个小时口罩很难受,而且回来也是隔离。最后,Wendy坦言,如果就这么突然回国,等于就丢掉了自己的工作。“即便回国了,在现阶段也很难找工作。”

“药店已被抢光,家人从中国寄来药物”

“如今的纽约完全不一样了。”Wendy说,路上没什么人了,公司都居家办公了,外卖小哥也都戴起了口罩和手套。“但是,他们的反应真的太慢了。”截至3月27日24时,内蒙古自治区已连续38日无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、无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疑似病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