舰载机飞行员在辽宁舰完成训练获得资质认证
来源:舰载机飞行员在辽宁舰完成训练获得资质认证发稿时间:2020-04-06 11:49:43


这三层意图,反映出美海军高层与美国联邦政府的战“疫”思路如出一辙。他们在疫情防控上左支右绌,却把心思花在试图掩盖疫情真相上。人们不会忘记,美国女医生朱海伦早在1月就预警美国国内疫情、2月将检测结果报告给美国监管机构,却被下令封口、停止检测。而当消息走漏,引发舆论和社会压力时,他们又错开“药方”,企图嫁祸他人。

网络上流出的一段视频显示,在克罗泽尔走下舷梯的时候,舰员们一遍遍高呼他的名字,鼓掌目送他离开航母。在登上私家车前,这位离任的舰长回头向舰员们挥手道别。按照美国的价值观,想拯救舰上几千名官兵生命的克罗泽尔应该是英雄。然而,这位英雄却受到了不应有的惩戒。在这背后,究竟隐藏着什么?

巴格达萨罗夫称,只有委内瑞拉人民才能决定他们国家的命运,俄罗斯相信委内瑞拉人民可以在现行宪法和国家立法的框架内通过“负责任的政治力量对话”解决其国内政治问题。他还指出,政治施压和干涉别国内政的手段多次证明并没有效果。

尽管舰长及时预警并给出了建议,但美海军高层却为掩盖应对不力,倒打一耙搞起清算。这就不难理解,为什么在克罗泽尔离开时,舰员们给了他英雄般的礼遇。而美海军高层的“甩锅”操作,则引起美国舆论哗然。

俄罗斯联邦委员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康斯坦丁·科萨切夫表示,美国有关在委内瑞拉举行总统选举的提议,实际上就是在干预该国的内政,但这也表明华盛顿已经放弃了军事方案。他认为,事态发展都表明,美国已经对在委内瑞拉发动政变失去了希望,而直接干预的代价美国似乎也无法承受。因为发出了一封呼吁拯救舰上官兵的求援信,美国核动力航母“西奥多·罗斯福”号的舰长布雷特·克罗泽尔,在当地时间3日被美国代理海军部长托马利·莫德利解职。

最后,美军认为泄密事件对其战略威慑能力造成影响,因此需要以儆效尤,避免重蹈覆辙。“罗斯福”号航母之所以部署在西太平洋地区,为的是通过前沿部署实现前沿威慑的目的。在美海军高层看来,暴露航母上的疫情,不仅无助于实现既有目标,反而可能“危及”军队战斗力。

蓬佩奥称,“我们在今天(31日)提出了一种通向民主之路的新机制,来解决委内瑞拉的危机。”他表示,美国提议建立一个“五人委员会”,在举行总统和议会选举之前履行过渡政府的职能。“五人委员会”将由反对派成员和马杜罗政府代表组成。蓬佩奥指出,马杜罗和反对派领导人胡安·瓜伊多必须都承认,过渡政府将是“过渡时期唯一的行政部门”。

其次,面对航母上发生的大规模感染事件,美海军需要找只“替罪羊”。在与媒体代表见面时,莫德利称,克罗泽尔的举动显示,后者“在不必要地惊动舰员和海军陆战队员们家人(的同时),却没有计划解决这些问题”。显而易见,美海军将“未能解决问题”的标签牢牢地贴在了克罗泽尔身上,企图推脱塞责。

据报道,如果政府真的宣布紧急状态,则将是日本政府首次依据《新型流感等对策特别措施法》(简称《特措法》)宣布紧急状态。然而《读卖新闻》称,此法并不能令日本政府像他国一样强制“封城”,例如无法强制禁止铁路运营,也无法禁止人们到单位工作等。报道称,如果政府宣布紧急状态,则进入紧急状态的地区知事可基于《特措法》扩大权限,例如知事可要求限制或禁止学校及电影院等人群聚集的场所开放,不经所有者同意征用土地或建筑搭建临时医疗设施,以及强制征用医疗用品等。综合俄罗斯媒体报道,3月31日,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告诉记者,美方提出了一项解决委内瑞拉局势的计划:建立一个由委内瑞拉反对派和政府代表组成的临时政府,并承诺在那之后美国将取消制裁。

对此,委内瑞拉外交部长豪尔赫·阿里亚斯表示,委内瑞拉政府反对美国的这一提议。他在推特上发声明称,“美国国务院试图将一项提案强加给我们的国家,该提案的真正目标是干预主义和组建一个由美国控制的政府。委内瑞拉政府重申,现在和未来都不接受来自任何外国国家的任何控制。”